首页 > 评论 > 正文

李诞们的“脱口秀”,有没有未来?

来源:互联网那些事 作者:洋葱2021-05-23 01:34点击:

出品丨互联网那些事

作者丨何鑫

" 你们是不是因为笑果的票抢不到,才来无名 "?,无名开场的 " 脱口秀艺人 " 调侃到。

" 无名喜剧 " 是南京一家经营来近五年的线下脱口秀剧场,随着近几年《吐槽大会》、《脱口秀大会》的逐渐火热,线下脱口秀剧场也迎来了春天。

继上海 " 笑果工厂 " 之后,笑果在上海新天地又建立起来更大更全的演艺中心,剧种品类更为全面;并且就在不久前,笑果强势登陆南京,上线首日一票难求,380 元的票价能在咸鱼炒到 2000,并且这还是有价无市。

相比之下,无名仅 100 元的票价成了南京线下脱口秀爱好者的 " 迁就 ",线下脱口秀市场的热度在近半年中逐渐升温,据大麦《2021 五一档演出观察》数据显示,在五一期间,脱口秀票房表现亮眼,与 2019 年同期相比增幅超过 250%。

而据另一分析机构称,线下脱口秀作为新兴休闲项目,即将迎来一轮风口,笑果等线下脱口秀剧场能抓住机会吗?其暴利来自于哪里?线下搞脱口秀的生意究竟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?

且看本文细读。

1

火爆:脱口秀的起势

其实脱口秀并不是一个新兴起的东西,早在 1992 年,东方卫视就曾开办《东方直播室》,央视也推出由崔主持的《实话实说》,甚至还有《铿锵三人行》、《鲁豫有约》,亦或者早些年流行的《壹周立波秀》也称得上是脱口秀。

但当时的脱口秀发源于 "talk show" 的音译,即谈话节目,主要形式为主持人和嘉宾进行访谈,同时配合部分肢体动作增强舞台效果。

而在最近几年,受到了国外脱口秀影响,国内的脱口秀也逐步摒弃了嘉宾访谈模式,而是更接近于单口喜剧、单口相声,依赖于 " 脱口秀演员 " 的个人特色。

例如 " 白宫红人 " 黄西、《壹周立波秀》的周立波、《今晚 80 后脱口秀》的王自健。

因为脱口秀演员常在口播中使用许多个人经历,从而这种形式的脱口秀有着极其鲜明的个人特征,例如呼兰是程序员出身,依靠程序员相关的段子和经历能够很快积攒人气,对程序员的吐槽也能很快引起共鸣.

由演员个人魅力建立起来的 IP,从而实现增粉,这也是最近几年脱口秀逐渐火爆的原因。

其次则是线上综艺的发力,《吐槽大会》激发了观众对生活中的不满,从而推动话题讨论,依靠 " 自来水 " 让本没有多少名气的素人演员也能成长成为 " 台柱子 ",例如程璐、池子等。

据数据显示,线上大型网络综艺节目《吐槽大会》累计观看 88 亿人,如今已经更新到第五季,即使豆瓣评分已经从 8.3 分跌至 6.6 分,但依旧是今年热门综艺之一。

另一综艺《脱口秀大会》三季总播放量超过 40 亿,腾讯新闻也要来分一杯羹,推出《夸就对了》、芒果 tv 推出首档女性脱口秀节目《听姐说》等,这也就意味着脱口秀热潮依旧在持续。

实事求是的说,脱口秀应当感谢笑果文化,正是因为它将脱口秀的热潮给带了起来,但与此同时,笑果也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线上脱口秀综艺出圈之后,笑果文化盯上了线下市场。

2

吸金:线下剧场会成为主流吗?

受到线上脱口秀节目的吸引,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关注脱口秀,也愿意走到线下去体验脱口秀的魅力,当然,也有一些 " 饭圈 " 追星的气氛组心理混在其中。

据数据显示,仅在 2019 年,笑果文化完成近 30 城巡演,即使在实行 50 人规模左右的小剧场,笑果在全国各大城市拿下近 2 万名观众。

如今的笑果文化在上海有两个自营场地,笑果工厂和山羊 GOAT,而笑果在去年开始积极推动扩张,在 2020 年 7 月正式入驻上海新天地,2021 年 4 月,笑果登陆南京,五一正式开业。

笑果文化也公布了新天地店的运营数据,从 2020 年 7 月到 2020 年年底,笑果新天地共举办超过了 200 场商业演出,月服务观众近 5000 人,剧场自然客流量超十万人。

在集休闲、饮食餐饮、玩乐、商业的商业中心,笑果文化的脱口秀剧场天然适应其使用场景,这有别于此前一些 " 文化 " 场所选在图书馆或者单独额艺术街区所带来的 " 孤立感 "。

在剧场形式中,有低价体验但不保证好笑的开放麦,也有新人演员的拼演,也有程璐等驻场演员,但门票也水涨船高,从 380 到 680 不等,已经快赶上一场大剧院的门票了,其一场的收入几乎相当于有些小俱乐部一个月的收入。

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线下脱口秀市场在 2022 年预计达到十亿的规模,并且以当前的扩张速度来看,笑果预计在未来五年中开出 15 家线下 " 笑果工厂 ",笑果文化也有望在 2021 年突破 7 亿估值。

另一方面,除了笑果文化,在上海的独立脱口秀俱乐部也上升到 20 家,其余城市的线下脱口秀也开始崭露头角,例如济南的泥乐、南京的无名。

不过比起笑果动辄大几百的价格,这些规模较小的线下脱口秀俱乐部价格相对亲民,往往在百元之内,就能体验一场近 90 分钟的演绎。

那么,线下脱口秀生意究竟靠不靠谱?

3

怀疑:小众文化的桎梏

南京无名喜剧早在 2016 年就已经开始专注于 " 单口喜剧 ",票价 20 元 / 人,该票价还包含一杯饮料,但即使是这样,也依旧没人看。

而到了 2020 年,无名喜剧的票价已经来到了百元大关,并且还供不应求,在南京也分布了近五个场地,这有赖于整个脱口秀行业的发展,让线下脱口秀也成为一种需求。

谁能想到,在几年前没有综艺带来名气和曝光,脱口秀演员的工资可能养家糊口都做不到,至于职业认同,那更谈不上,早期的脱口秀演员也常被戏称为 " 卖笑的 ",而现在的脱口秀演员,薪资和资源向头部选手倾斜,一线脱口秀演员单场片酬能达到上万元,但大多数脱口秀演员薪酬与普通白领相差无几。

资本市场对线下脱口秀的态度如何呢?

在整个行业中,笑果文化无疑是其中跑得最快的那个,天眼查数据显示,从 2016 年成立至今,笑果文化已经共计融资 8 次,而就在今年三月末,笑果文化还收到了腾讯的投资。

另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包含脱口秀的相关公司仅 72 家,也就是说,从整个行业来说,线下脱口秀生意还是个小众市场,是在喜剧类别之下更细分的领域。

脱口秀行业的低门槛和技术含量较低也称为资本的顾虑,好像是个人,上去讲几句都能称之为 " 脱口秀 "。

脱口秀也跳不开自己身上的文化属性,这对不论是脱口秀演员还是写段子的编剧的创新能力都是个挑战,如果不能做到像相声大师一样的 " 经典长存 ",那就需要不断的推出新段子。

在让观众发笑的效果上,短小且轻快的段子,在逗完观众之后,往往意味着生涯的终结,而一个段子往往存在生命周期,也就是说复购时间会持续拉长。

短期来说,脱口秀依旧人气满满,但从长期来看," 门槛低 " 和 " 文化属性 " 会带来风险,这也是脱口秀当下市场资本所在意的东西。

要想突破狭窄的营收,为市场提供更多增量信息,脱口秀还需要找到更具多元性的商业模式,以笑果来说," 喜剧 + 整合营销 " 用于吸引品牌关注,用脱口秀的形式,为带货做铺垫,也不失为一个创收的好办法。

但对脱口秀本身来讲,塑造 IP,并基于 IP 做相关运营,直播、周边售卖、艺人包装等,将营收也充满了提供更多增量可能性。

而对笑果文化来说,将业务对标德云社,推进艺人 IP 经济,进行多元商业化运营,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前进路线。

不过,不论是德云社还是笑果,能让观众持续性买账才是最应该思考的问题。

编辑:洋葱

相关阅读

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,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

推荐

热门标签

热门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