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评论 > 正文

一个话剧演员的防疫生活独白:时隔5个月 我终于重回舞台

来源:深圳晚报 作者:洋葱2020-08-04 12:22点击:

 疫情发生以来,彭彬(左一)首次登上舞台。
疫情发生以来,彭彬(左一)首次登上舞台。

 

 彭彬(左三)参演《大榕树下》剧照。
彭彬(左三)参演《大榕树下》剧照。

深圳晚报记者 袁晔

7月23日当天,彭彬早早起床洗漱,为接下来的一天的表演做准备。这是疫情发生以来他的首场登台表演,地点在宝安区。出门之前,为了增添一份仪式感,他特意穿上一身正装,庆祝自己终于开工了。完成2020年首场登台演出后,他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,毕竟藏不住的是心中的激动与兴奋。随着疫情防控走向常态化,影剧院也按规划有序重启。像彭彬这样的文艺工作者,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舞台。

1

有了很多时间去做自己

创作话剧剧本 看书“刷”戏

近小半年来,重回舞台是彭彬永不熄灭的热爱。对一个戏剧演员而言,耀目的聚光灯、响亮的音响、观众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声,原本都是平常生活中让他熟悉又具有满足感的一部分。但疫情发生以来,因为防控工作的需要,他已经很久没有机会走进剧院了。“像是身体缺失了一个部分。”回忆的时候,彭彬说:“我也很难说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,心里始终空落落的。”

本科毕业后,彭彬走上了自己的戏剧演艺道路。来深圳3年,他曾加入过深圳市宝安区实验曲艺团,参演了《大榕树下》等话剧。多年来,扮演别人成了彭彬生活的日常。当剧院和许多线下室内表演被骤然叫停的时候,原本的表演安排也被取消。

剧院的大门关了起来。彭彬有些恍惚,“过去的小半年里,我突然有了很多时间去做自己。”他用“充实而单调”为这段时间作了总结。“这下终于有正当理由休息一阵子了。”对于平日里不停工作的他而言,这是一段难得的、名正言顺的假期。和当时大部分在家网上“冲浪”的人一样,彭彬每天都待在家里。这样的日子总让人很有闲情逸致,彭彬甚至写了个原创话剧剧本,每天看书“刷”戏。

2

做群演 上网课 他用这些方法度过空白期

日子一天天过去,随着各行业的从业人员逐渐复工复产,彭彬的复工却还没有消息。在不少人都重新返岗的三月份,他仍然坐在家里,静候演出的通告。但通告迟迟未来,而影剧院也没有重启的消息。在妻子的单位也恢复上班之后,彭彬心中的期待又多了几分紧迫感。

彭彬介绍,“疫情发生以前,我有的时候也会去做‘大特约。”“大特约”的意思是能在摄像头前露出正脸的、有完整的戏、与主角有对手戏的演员,报酬通常会更高一些。而“小特约”则通常没有太多台词,角色也不突出。因为疫情防控的需要,许多剧组都严格控制工作人数,因此对“大特约”的数量需求锐减。这时,彭彬的一个朋友这时候问他,“我们需要群演,你做吗?”几乎没怎么考虑,彭彬就应承下来了,也算是“解解渴吧”。

群众演员要“跟着戏走”,必须早早赶赴拍摄现场完成妆发待命。彭彬家住在福田区下沙附近,他需要赶清晨第一班地铁去爱联,这意味着作为一名群众演员,他的一天是从5点钟起床开始的。在第一场戏里,彭彬扛着摄影机,扮演一位没有名字的新闻从业人员。演完看回放的时候,他看到导演面前屏幕中自己的身影一晃而过,“连正脸都没有。”

乘坐地铁返回家里,已经过了晚上十点。彭彬说那段时间他最长一天在外面呆了接近17个小时。

面临相同境况的不止彭彬一人。和朋友们一聊天,彭彬发现,“大家有的人去做直播带货,有人去拍vlog做自媒体,有人干脆转行。每个人都在为了生活拼搏,尝试在停工的日子里找寻别的出路。”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彭彬尝试过给孩子们上网课。网课让师生双方足不出户,是特殊时期最安全的授课方式。一小时10元的收费并不算高,但每次多给几个孩子开班可以增加一些收入。彭彬所教授的是表演时声音训练方面的课程,高强度的教学工作常常令他嗓子干哑。不仅如此,尽管已经尽量压低嗓音,邻居们还是有不同意见,于是这份兼职只得叫停。

收入最多的一次,则是彭彬把他自己过年时写的剧本挂在了中国剧本网上,没想到有人私聊他想买。“一个剧本卖了1200块钱,我当时特别高兴。”说到这里,彭彬的语气很骄傲。

3

重登舞台 江西小伙回忆两代人在深圳奋斗往事

在江西老家两个月的时间,他一直关注着新闻。后来看到电影院很快就要逐步地恢复开放了,“当时我看到了曙光。”便马上踏上了返回深圳的路程。

回到深圳后没过几天,彭彬就接到了演出通告,要在宝安区现场排演一场短剧。排戏的准备时间不长,但他干劲儿十足。7月23日,在阔别舞台近半年后,他终于回到了熟悉的聚光灯下,给观众们献上了一场表演。

彭彬说,3年前,他放弃在江西省话剧团的工作来到深圳,在这里扎下了根,也通过努力登上了深圳大剧院的舞台。凑巧的是,他在话剧《大榕树下》中扮演的“老乡”的经历,和当年来深圳打拼的父亲的经历十分相似。

“‘老乡’实际上是戏里男主角的一个穷亲戚,从乡下到深圳投奔他,并最终在这里扎下根,开创了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。”彭彬告诉深晚记者,自己的父亲也和这位“老乡”一样,在经济特区刚刚建立的时候,来这里打拼。虽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,他的父亲又回到江西生活。从小听父亲讲述奋斗故事的彭彬,骨子里对深圳总有一种特殊的情怀。在看到深圳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后,他决定继续走父亲未完成的路,在深圳和妻子安下了家。

现在,彭彬正投入与曲艺团的合作中。他告诉深晚记者,这依然是一部原创话剧,如无意外,在八月的时节里,他又将走进剧院,继续他的戏剧表演。

“从7月23日登台的那天开始,我就知道,我等到了。”彭彬动情地说,“我一直在为重返舞台做着准备,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。时隔5个月,我终于重回我热爱的舞台了。”

编辑:洋葱

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,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

推荐

热门标签

热门排行